Linux的壮大与自由软件精神泡沫爆破

作者:源码世界时间:2014-04-04分类:linux评论:0浏览:5324

linux开发 function ssh
		


  编者按:这是一篇写得相当精辟的网友投稿,阐述了Linux与开源,Copyleft与Copyright的关系与区别,虽然篇幅略长,但很值得大家细心研读。

  2004年年初对于Linux 
社区而言可谓是一个多事之秋。Linux的领导厂商Red Hat为了推广其企业版Linux(Red Hat Enterprise Linux,RHEL)产品,继Linux 7/8后,Red Hat在今年的五月份开始正式全面停止对Linux 9的技术支持。此事在开源社区中闹得沸沸扬扬,Linux爱好者们指责Red Hat为了利润而抛弃了自由软件精神,并把其评为除臭名昭著的SCO集团外开源社区最为憎恨的公司

本月的20号,华盛顿的一个名为"Alexis de Tocqueville Institution"的十四人智囊团发布了一个有可能为Linux社区带来更大冲击的调查报告。该报告称Linux其实是一个拥有知识产权的类Unix系统的派生产品,如果此消息属实,那么Linux社区将会被无休止的版权官司击溃。

  有一些激进的Linux爱好者声称Linux厂商"一切向钱看"的商业行为和版权官司将会彻底分裂并最终使Linux社区走向灭亡,这将会是自由软件精神自诞生以来最大的生存危机。在笔者看来,把Linux社区的消失和自由软件精神的存亡捆绑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两者之间毫无疑问有着一定的联系,但Linux社区从来就不曾存在过真正的自由软件精神,Linux社区的灭亡对于自由软件精神而言不过是挤碎了一个虚幻的泡沫而已。

  何出此言?这得从头说起,1983年,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运动的先驱理查德?斯托曼在GNU计划的宣言中创造了Copyleft这个词,通常我们认为Copyleft即自由软件精神在某种形式上的表述。在大名鼎鼎的黑客字典《Jargon File》上,对Copyleft的注释如下:

  1.GNU的EMACS以及其他自由软件基金会的软件所附带的版权声明(公用许可证),给所有人使用与复制的权利(请参照General Public Virus的条目)。

  2.扩展到所有有同样目的的版权声明。

  在自由软件精神"思想共享,源代码共享"指导原则的鼓舞下,陆续有一些优秀的程序员加入到GNU项目中来,尤其是在理查德-斯托曼发布了有名的GNU EMACS之后。但与自由软件精神相伴随的是苦行僧式的工作条例,自由程序员们写出了出色的程序,却不能从中得到多少的实惠。虽然斯托曼自己从来不领薪水,但他不能期望他人心甘情愿的饿着肚子为理想奋斗。后来斯托曼不得不通过自己创建的自由软件基金来为开源社区的程序员们发工资,数目也只有一般公司里程序员的三分之一。

  基于以上原因,开源社区的规模一直不能壮大。尽管开始在业界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GNU开发的程序在工作站市场也逐步得到推广,但在个人电脑领域,自由软件精神并不为人所知。真正改变一切的是微软霸权的建立和Linux的出现。

  微软的比尔-盖茨聪明地将专利法的概念应用于软件产品之上,“版权所有(Copyright)”使软件产业的生产力得到革命性的解放,软件产品从此摆脱了硬件厂商的束缚,也成就了微软那样的庞大帝国。自从开发出视窗系统,微软就一直占据着个人电脑操作系统市场无人可比的统治地位,并依靠自己的垄断来获取暴利。微软的行为完全与互联网时代自由、交流的主旨相违背,而其对专利法的滥用已经开始阻碍人类知识的积累、进步与传播。

  如同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所有霸权与垄断一样,开始有不少的组织和个人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但一致扛着自由软件精神的大旗起来反抗微软。他们找到的最为有力的武器是自由软件精神和开源社区的派生品之一的Linux系统。从此以后,Linux开始了迅猛的扩展,首先是在服务器市场与Unix、NT三分天下。随后进军微软的后花园-个人电脑操作系统市场,低成本与稳定的性能令Linux不断的攻城略地,市场份额也不断的提升。

  在此过程中,自由软件精神也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们也开始知道了"Copyright"以外还有一个"Copyleft",Linux社区也在迅猛的扩张,开始有人为开源社区的壮大而得意洋洋。不少人或别有用心或不自觉的犯了这么一个错误,就是把Linux社区等同于开源社区,事实上两者之间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交集。

  回顾前文中有关自由软件精神起源的论述,就可明白真正的开源社区成员是这样的一些人:第一,他们有着高深或最起码也要高于平均水准的技术;其次,他们本着"思想共享,源代码共享"的原则来开发软件,由于Copyleft的原因,他们并不能从这些优秀的产品中获得相应的收入;第三,他们必须有着坚定的自由软件精神信仰,并以此来平衡对物质待遇不满的情绪,事实上有不少的程序员正是因为待遇的原因最终退出了开源社区。

  我们再来看一下Linux社区的成员是否能满足以上三点。高深的技术?事实上绝大部分的Linux社区成员就只会简简单单的使用Linux系统,他们有多少人真正读过Linux的核心代码?有多少人对改进Linux的内核作出过一丁点的贡献?有多少人曾为Linux系统开发过应用软件?在GNU项目组中,当GNU需要完成某种工作而又没有相应的自由软件时,理查德-斯托曼会对开源社区的程序员说:“GNU计划中目前欠缺一个这样的软件,因此希望你们能写一个。”而基于Linux的很多有影响力的软件都是由一些如同Red Hat这样的厂商来完成的。随便提一下,为了保持自由软件精神的纯洁,GNU项目组曾多次拒绝各大公司的资助。斯托曼称:“来自公司的支持可以在很多方面为社团做出贡献,如果其他条件不变,那么是大有裨益的。然而,通过少提自由与原则以获取它们的支持将会是灾难性的。”

  第一点都满足不了,后面的二点也就没有必要再作讨论。事实上由于开源社区对成员的要求是如此的严格,以致于它在人员的规模上从来没有真正壮大过。把Linux社区等同于开源社区的做法只是为自由软件精神吹出了一个虚假繁荣的泡沫而已。Linux在市场上的不断壮大只会令泡沫越变越大,然后,迎来最终的宿命-破灭。

  资本意志导致Linux社区的分裂

  尽管众多的Linux厂商或多或少都对Linux社区的发展作出过自己的贡献,但我们要清楚认识到是资本的意志而不是自由软件精神主导了这些公司的运作模式,而资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获取利润。在开篇时所提到的Red Hat的为了利润忘掉自由精神的举动就是对此的最好诠释。另一个例证是,尽管各种Linux系统的内核仍然一样,但越来越多的专为某种系统如Red Hat Linux开发的应用软件并不能在其它厂商的Linux产品上顺利的运行。

  商用软件巨头甲骨文公司所推出的数据库支持Linux平台,但该公司只对Red Hat的产品提供技术支持,也就是说如果你用其它厂商的Linux系统来运行甲骨文的数据库,出了问题就得自己善后。如果你知道在Red Hat的股东名单里有甲骨文的名字的时候,相信你也很能明白甲骨文唯独钟爱Red Hat的原因。

  反叛精神的消失导致Linux社区的崩溃

  Linux社区强大的向心力来自于对微软的霸权和垄断行为的集体反抗。但当Linux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并最终可以和微软的视窗系统分庭抗礼时,Linux也将成为主流操作系统之一。届时反叛精神也将由于失去存在的理由而消失,社区也会随之解散。

  如同历史上曾有过的反对各种霸权的农民起义一样,Linux革命的最终成果会为一个或几个的Linux厂商独享。有人说Red Hat将会成为第二个微软,但二个微软总比只有一个微软好得多,不是吗?

  泡沫破灭后全球的左右格局

  Linux社区的风云变幻并不会对开源社区造成多大的损失,就算从技术角度来看,Linux也从来都不是开源运动中最重要的成果。总会有这样的一些程序员无论在何种环境之下都能坚持自身纯洁的自由软件精神。尽管他们的人数不多,也永远不可能有大规模增长的机会,但正是他们用"Copyleft"来顽强抵抗着奉行"Copyrignt"原则的商业组织试图通过对源代码的专有来谋取暴利、阻碍人类社会进步的行径。

  对于一切科学与技术的进步,有着这样一个经典的论述:“科技的进步本身并不能给我们允诺一个美好的未来,一切取决于我们如何运用它。”而"Copyleft"和"Copyrignt"在不断的搏弈中所形成的左右格局,将会给我们运用互联网和软件技术的最新成果来创造美好未来的努力搭建一个最好的平台。

如果您没有找到适合你的解决方案,请联系我们寻求帮助支付鼓励

标签:linux开发   function   ssh  
返回顶部
分享按钮